西南林业大学思政网欢迎您!

热门搜索:

李洪志造假的“晕轮效应

时间:2017-03-27 14:36 文章来源:党委宣传部思政网 点击次数:

俗话说“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见鬼”。同样,造假造多了,总会自取其辱。毋庸置疑,法轮功绝对属于“造假界”的顶尖高手,偷梁换柱、无中生有、移花接木等等造假手段运用得炉火纯青。不过,造假虽然让法轮功尝到了些许的甜头,换得了一些西方反华势力的廉价青睐,但是由此产生的负面效应也让法轮功如芒在背,甚至于有些心惊肉跳。

  ——造假造的“主佛”人形毕露

  众所周之,法轮功内造假的始祖非李洪志莫属。本是一位打过架,偷过鸡,摸过狗,吹个号,投过亲的常人,竟然通过篡改生日、疯狂吹嘘、编造故事、伪造经历等等手段,变成一个“具大神通,有搬运、定物、思维控制、隐身等功能”,佛祖释迦牟尼转世的“宇宙主佛”。毕竟是造嘴皮子吹出来的“宇宙主佛”,真正需要他出面证实的时候,李洪志却人形毕露,频频露怯。当弟子要求李洪志演示“神通”时,李洪志气急败坏的说“耍猴呢?让我表演就表演,你们要让我表演就等于耍猴,就是耍我”;当司马南和美国魔术师兰迪召开新闻发布会悬赏,称如果李洪志能当众表演他的四项特异功能,他就能得到1000万元人民币的奖赏时,李洪志至今不敢挑战;当《华侨时报》的社长周锦兴自设擂台三番五次邀请李洪志当从自证“佛法”,并承诺“李主佛”如果表演证明确有神功,周锦兴承诺自己甘愿从此修炼法轮功时,李洪志更是噤若寒蝉;当容颜老去,难掩老态时,李洪志甚至传出用“替身”出面“讲法”的糗事;当自己母亲芦淑珍重病难治,李洪志更是束手无策……。

  面对如此现状,李洪志身边的骨干都觉得难以解释。法轮功二掌门叶浩之女叶映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一连串的“天知道”道出了他们多少的失望“没有保证啊……天怎么安排,我们怎么知道”、“谁都没有资格说谁修炼的好不好……谁说了都不算……只有他自己知道,还有天知道”、“什么时候圆满,只有天知道”。万般无奈之下,最终李洪志不得不自己开始“装人”,在其《二十年讲法》中亲口承认“你们看到师父的形像就是人,人像俱全,人的零件俱全,跟人一模一样”,这与当初口必称具“四大神通”的“宇宙主佛”,又是何等的天壤之别。不能不让人慨叹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啊!


 

  ——造假造的内部乱象频发

  “楚王好细腰,宫女多饿死”。古今同理,既然李洪志带头造假,弟子们必定蜂涌而上竞相仿效,最终搞得法轮功内乱象频发,李洪志不胜其扰。李洪志的“经文”不是代表绝对“神权”吗,脑子活泛的弟子便开始造“假经文”,逼得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媒体多次发文断喝。2103年4月26日,李洪志曾在出版“新著作—《作恶者自负》”,对传播、关注“假经文”的弟子大加鞭笞。法轮功网站更是多次以“编辑部”名义发文打假 “收回你们散发出去的所有乱法之书和小册子,并清除你们自己造成的恶劣影响。否则,等师父亲自说法之日,就是你们下无生之门之时”。

  李洪志作为“师父”不是很神气吗,一些弟子干脆假借李洪志的“法理”,直接将李洪志踢开,开宗立派,直接当上“师父” ,“法轮圣王”、“回家门”、“定位成佛”等等公然跟李洪志抢夺师权的越来越多变异组织屡禁不绝。如法轮功变异组织“皇族”创始人黄宁波就宣称:“他们只知道李洪志是他们师父,不知道我才是他们师父”,公然直接与李洪志抢“师父”的位置。更让李洪志难以容忍的是,自己的身边竟然冒出来诸如 “奇人甲” “某某的先知”、“空空无空”等等弟子纷纷借“法”谋权的弟子,甚至连李洪志直接掌控的法轮功媒体都为他们造势;李洪志不是能信口胡诌便能黄金万两吗,于是便有了打着“修建法轮功基地”为幌子靠卖石头的湖北法轮功人员关云峡,有了打着捐钱可“结缘”、用钱可“买功”骗钱的江西法轮功人员叶检平,还有了自编《转法轮》第十讲“全法”,吹嘘自己开功开悟、能与李洪志合体同修骗钱的沈阳法轮功人员杜洪岩。面对如此的造假乱象,作为“造假始祖”的李洪志竟然还深恶痛绝,屡次三番斥责这些弟子“乱法邪悟”、“欺师灭祖”,发誓要让这些人“神形俱灭”,永世不得翻身。不能不让人慨叹,这真是“窃国者侯,窃钩者诛”啊!

  ——造假造的自己邪性昭昭

  法轮功之所以是“造假界”的顶尖高手,那是因为他们造假竟然可以造得侮辱正常人智商的程度!法轮功首创的“特色品牌”“三退”闹剧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从2005年1月12日法轮功开始鼓捣“三退”开始,短短10年时间,“三退”数字从当初的几个、几十人一下子飙升到了目前的“二亿六千多万”人。这个数字与中共目前8000多万党员的人数来说,竟然多出一亿八千多万人!这真是有些滑天下之大稽。随着这不断飙升的“三退”数字,各种做梦退、猫狗退、光板退、贿赂退、死缠退、假名退、泡沫退、盗名退等等荒诞“三退”方式却不断被曝光,甚至于一些弟子都主动站出来揭露“三退”数字造假的真相。

  江苏靖江弟子陈秀芳讲述自己为了追求“上层次”,独自一人编造2000多人退党名单的真相;江苏泗阳弟子胡明讲出建立“半岛退党服务中心”累计捏造9000余人的“三退”声明发到“全球退党中心”的真相;自称“纽约客”的退党工作小组成员也在《华侨时报》上发文承认自己编造假名“退党”“一千二百万以上”的真相……。

  法轮功这种公然的造假行为,倒是为世界研究邪教问题的专家们提供了很好的素材,成为法轮功邪性昭昭的最好证明。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·艾伦·罗斯在系统的研究法轮功问题后认为,这正是法轮功为破坏性邪教的最显著特征“在我看来,法轮功成员宁愿死守不合理的阴谋论……破坏性邪教的最显著特点之一,就是它们从不愿对自己的错误或错误行为担负丝毫责任。因此,破坏性邪教注定会一再重复它们所犯下的错误,因为它们不愿采取必要的、改正错误的第一步,即承认自己的错误和不当行为”。这一判断,与已故的邪教问题研究权威玛格丽特·泰勒·辛格的判断也是一致的,玛格丽特·泰勒·辛格生前曾表示阅读了能找到的李洪志所有言论的英文翻译,认为法轮功具有典型的破坏性邪教特征。在对法轮功进行长期持续的研究之后,罗斯先生专门在《Cults Inside Out》一书中,用了两个章节来研究中国的法轮功,明确无误的认为,法轮功符合破坏性邪教的最显著特征——由个人成立、制定规定并且由一个能吸引人们效忠的领导人所统治的组织。造假竟然造到自证邪性,这不得不让人慨叹,天作孽尤可恕,自做孽不可活啊!

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